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21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大黑和我以前遇到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樣。他不性感,也不張揚,可我倆在一起,他卻仿佛有種魔力深深吸引著我。我喜歡聽他夾生的普通

得到想要的,肯定會失去另外一部分。如果什麼都想要,只會什麼都得不到。得到想要的,肯定會失去另外一部分。如果什麼都想要,只會什麼都得不到。飯局
大黑和我以前遇到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樣。他不性感,也不張揚,可我倆在一起,他卻仿佛有種魔力深深吸引著我。我喜歡聽他夾生的普通話,喜歡他小嘴巴裡進出的字字珠璣。我們在一起談文學,聊音樂,話題包羅萬象。看得出,大黑有些喜歡我。



  和大黑在一起,我也覺得日子過得挺充實。隻是,和他認識都快兩個月瞭,我們居然連擁抱都沒有過,這不符合我結識男人的風格。後來,我倆逛街的時候,越是人多,我越往他身上靠,他像個害羞的小男生一樣,臉黑紅黑紅的,笑得我簡直暈菜。我曾主動提出去大黑的住處看看,大黑卻婉言謝絕,他說還不是時候。我不知道他說的是時候要等到什麼時候。我隻是想,我足夠美麗,足夠大方,難道還不夠讓他意亂情迷?我早已不拿跟男人做愛當回事,更不覺得跟不同的男人做愛叫濫情。當然,我剛上大學時不是這樣的,這一切都是因為S。

  S是我的外教老師,32歲,單身,是個金發碧眼的大帥哥。當時我們外院的女孩都把跟外教走得近當成一種榮耀,仿佛那樣一條腿就已經踏向瞭國外。S在一次舞會上主動邀請我,在我“成功”踩瞭他幾次腳後,他非但沒惱,反倒耐心教我。後來,我倆便在一起瞭。S把我從一個女孩變成瞭一個女人,也把我教成瞭一個視貞潔如糞土的“性解放”擁護者。

  後來,是我主動離開S的,因為在他的宿舍裡,我撞到瞭另一個女生。短暫的傷痛後,我很快便釋然瞭,正像S說的,男女之間不就那麼回事嘛。我的外形足夠吸引異性的眼球,何必賴在S一個人懷裡!

  我變成瞭一個隻要性不要愛的人

  離開瞭S這條河,我很快便贏得瞭一片海,隻是在S的河裡,我蕩起的是漣漪,可周旋在那片海裡,我的心連波瀾都沒有瞭,我變成瞭一個隻要性不要愛的人。

  春天來瞭,我像個冬眠的動物終於蘇醒瞭,決定出去工作。很快,我便在一傢大公司謀得瞭一個不錯的職位。喜不自禁的我打瞭大黑的呼機,說請他吃飯。那天,我故意喝瞭不少酒,從黃昏直到深夜,出來的時候,我靠在大黑身上半醉半醒地說:“我去你那裡過夜行嗎?”

  我的身子像一條綿軟的蛇纏著大黑,從路上一直纏到他傢。那是我第一次去大黑的傢,一處破舊的筒子樓。進瞭傢門,大黑壓抑許久的情緒終於得以釋放,他嘴裡呼出的灼熱頓時讓我熱血沸騰,我在期待一個全新的夜晚。大黑的喘氣聲漸漸弱瞭:“我珍惜你,不到結婚,我是不會和你那樣的。”“虧你還是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,都什麼年代瞭,還把男女之間的事看得這麼重。在我看來,性是和握手接吻一樣平常的事情,沒什麼大不瞭啊!”“你說的是酒話,還是實話?”大黑將信將疑地問我。“當然是實話。”“你,你,你現在就給我出去。”大黑臉上青筋畢現,怒吼般說道。我氣呼呼起身要走,大黑卻攔住瞭我,帶著點傷感的口吻說:“你這樣深更半夜到哪裡去呢?”

  那天,我倆在對待性的態度上有瞭一番激烈的爭吵,我把S灌輸給我的性觀念說給大黑,大黑卻三言兩語把我駁得面紅耳赤:“沒錯,我是接受過高等教育,可這和我骨子裡的傳統並不矛盾。我媽曾說過,男女之間的事,兩個人為潔,三個人就不為潔瞭。如果一個女孩兒和男人隨隨便便就上床,這和舊時代的妓女有什麼區別呢?”

  那天,大黑最後用近乎哀求的口吻對我說,隻要我答應跟他在一起後不再跟別的男人有瓜葛,他決定不計前嫌,好好愛我一輩子。大黑的話讓我的心稍稍動瞭一下,我卻並未表示什麼。日子周而復始地行進著,周末閑暇的時候,我照樣去泡吧,去不同的男人傢裡過夜,然後獨自回傢。大黑似乎成瞭一處與我無關的風景,漸漸被甩在身後。

  我的任性和後悔

  我在酒吧裡邂逅瞭一個男人。舉止一直很紳士,可我從他的眼神中看到瞭燃燒的激情與渴望。我默不作聲,甚至不正眼看他,欲擒故縱是我的看傢本領。男人很快便坐在瞭我對面,幾句話過後,我便發覺他是個“垂釣”高手,好在他長得不算讓我討厭,話說得也還算漂亮,倒是個“一夜情”的理想人選。

  男人帶我去的地方不是他的住處,而是一處極不起眼的旅店。那是我頭一次與陌生人在旅店過夜,腦子裡一度有過片刻的閃念,會不會出事?結果真的出事瞭。

  沒想到我和大黑的再次見面是在派出所裡。我唯一的一次鋌而走險,卻掉進瞭萬丈深淵。“天作孽,猶可恕;自作孽,不可活。”那天凌晨,被警察帶往派出所的途中,我腦海裡一直閃現著這句話,我知道,這是我自作自受,可他們眼神中的鄙夷還是深深地刺傷瞭我。

  回來的路上,我像個做瞭錯事的孩子,不敢直視大黑的眼睛。大黑臉上的表情很凝重,我看得出他內心的矛盾與掙紮。我靠在大黑懷裡哭得一塌糊塗:“大黑,你不要說瞭,我錯瞭,我知道我錯瞭,我把臉都丟盡瞭……”

  事情過後,我大病一場,住進瞭醫院。住院期間,大黑一直守在我床前,精心照顧我,連母親都說,他是個好男孩。可是經歷瞭那件事後,他還能像以前那樣對我嗎?母親來給我送飯,順便帶來一封信。信是S寄來的,我打開,一行行看下去,一種徹骨的寒意瞬間擊中瞭我。在最近的一次體檢中,S的HIV呈陽性,他感染瞭艾滋病病毒。握著S的信,我的手抖個不停。“大黑,明天我想去做一我哭得淚水個HIV的檢查。”我把S的信交到大黑手上,大黑把眼睛瞪得碩大,在我耳邊喃喃地說:“寶貝,不會有事的,上帝會保佑你平安無事。”在大黑的懷抱裡,我哭的淚水滂沱。

  那天,揣著那張HIV為陰性的化驗單,我和大黑走在街上。我才真正覺得,找一個實實在在的人,過一份踏踏實實的生活,對一個女孩來說是多麼重要。曾經,我視感情為糞土,把性享樂捧得至高無上;而今,我視感情為生命,把大黑當作我生命中的唯一。
現領第四、當中國移動沾沾自喜為中國最大的通訊商時,渾然不覺微信客戶已突破4個億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